我的世界头像

我的世界1.7.4正式版: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/h1>
位于杭州市蕭山區新街街道的新農都水產批發市場,每天晚上燈火通明:無數的貨車停在市場周圍道路上卸貨裝貨;市場內部,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三輪車讓這里分外熱鬧。
2019-05-22 11:12:58  來源:浙青網-青年時報  作者:記者 駱陽 文/攝   編輯:孟泓穎
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div class=在這里,他們必須與時間賽跑。市場里經營著近百類水產品,產品銷往全國各地,年均交易量可達到26萬噸,淡水產品占據全省80%的交易量。
在注冊的500多經營戶和1000余個攤位中,杭州市梅記特種水產商行占據著其中一角,是新農都剛建好時就入駐的商家之一。商行老板洪宇明說,每天最快樂的事情,就是把最新鮮的水產品送到市民的餐桌上。

18∶00

到店的第一件事

是觀察海鮮池的溫度和鹽度

在新農都,梅記算是個大檔口,營業時間是24小時的。當然,最忙碌的時候是在晚上。“我一般是晚上6點到第二天早上6點待在這里,交易的高峰期一般是在晚上12點到第二天早上四五點。”晚上6點,洪宇明已經出現在了檔口,白色T恤、深色運動褲,說話時總是帶著一絲微笑。
商行里,小青龍、雪蟹、帝王蟹、澳龍、波斯龍、珍寶蟹……各種海鮮待在屬于自己的“小領地”里,洪宇明觀察著店里一面巨大的面板,上面有很多電子數字。“這里顯示的是各個池子的溫度情況,因為海鮮來自于世界各地,每個品種喜歡的溫度不一樣,我每次上班都要查看一下,萬一溫度有偏差,很容易導致海鮮死亡。”洪宇明說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查看店里面的溫度顯示面板。
看完溫度,洪宇明又拿著一個鹽度計搗鼓起來。鹽度計外表看上去像尺子,上有刻度表,洪宇明把它放進每個水池里仔細觀察。“這個是看看池子里鹽度合不合適。”洪宇明說,和溫度一樣,池子里的鹽度決定了海鮮的存活率以及生猛程度。“相關數據都是前輩以及養殖人員摸索出來的。這個過程可真不容易,是建立在一次次海鮮死亡、損失慘重的情況下。”洪宇明說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查看鹽度。

20∶24

趁有空去周邊店鋪轉一下

是了解行情也是打發時間

晚上8點24分,還沒有到忙碌的點,洪宇明在店里時而晃來晃去,時而靜坐寧神。“一晚上下來其實會很累,店里一些活都有員工弄著,我就多休息休息。當然,特別忙的時候,我就得上陣了。”洪宇明說,晚上12點到凌晨1點之間,市場里會有很多來自嘉興、海寧、金華、義烏等地的顧客;而凌晨2點到3點之間,則是杭城以內或者周邊農貿市場的顧客了,散戶數量較少,而且時間沒有規律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和其他商戶交流信息。
洪宇明不光是在自己店里晃悠,還去旁邊其他幾家鋪子里晃悠。“今天有什么貨啊,價格咋樣?”洪宇明熟絡地和身旁的老板交談著,因為在市場久了,大家都成了朋友,會時不時溝通業內的行情,也順帶打發時間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和其他商戶交流信息。
眼下這個時間點是我國的休漁期,浙江省規定:在伏季休漁一周后,全省水產交易市場、農貿市場、超市、臨時攤點等各類市場和飯店、大排檔等餐飲場所,禁止銷售帶魚、大黃魚、小黃魚、銀鯧、鮐魚、三疣梭子蟹、龍頭魚、蝦蛄等8種海洋捕撈冰鮮或者活體水產品。“這個對我們店幾乎沒影響,鋪子里的貨基本都是國外來的。”洪宇明說。

21∶49

來自越南的筍殼魚當天到貨

迅速卸貨并拆包檢查

“照理說該來了,怎么還不到啊。”晚上9點49分,洪宇明拿出手機一邊看著一邊自言自語,上面顯示的是航班到達情況。“我有批貨今天到,我看著飛機沒延誤,早就落地了,計算著時間也該到市場了啊。”他解釋?;姑凰低?,一輛小卡車出現在他面前。
洪宇明和伙計們立即上前開始卸貨,一個個泡沫箱子從車上被放到了店鋪門前的空地上。“這批貨是筍殼魚,越南空運過來的,先到上海,然后從上海送來我們這里。”洪宇明說,卸完貨后他們需要拆貨,養到自己的店鋪里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卸貨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把剛到的海鮮搬進店鋪。
洪宇明熟練地打開了一個箱子,里面是一個個鼓鼓的密封透明塑料袋,每個袋子里都裝著一條筍殼魚。“這魚生存能力可強了,不用水,這個密封袋子里面是氧氣,它就能活很久。”洪宇明說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對到貨的海鮮進行拆包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洪宇明和伙計一起搬運筍殼魚。

22∶25

海鮮的存活率直接影響價格

掙的都是辛苦錢

卸完貨已是晚上10點25分。洪宇明左手抓住六七個塑料袋,右手快速且小心地用刀一個個劃開,左手再用力抖一抖,魚兒就掉進了事先準備好的箱子里。和伙計兩人合力稱重之后,把箱子抬進店里。下一步要進行的是養缸了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div style=

對到貨的海鮮進行拆包。
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稱重。
“養缸就是貨到了之后,在店里養一段時間,看看存活率怎么樣,一般是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,養缸完了才能銷售。”洪宇明說,現在物流發達,運輸手段也多樣,海鮮的存活率已經大大提高,“一般來說,天熱的時候,存活率低些,90%左右可以接受,正常的話能達到95%。”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>養缸的時候,把魚放進水池里。</h4>
</div>
<div class=海鮮的存活率直接關系到的就是海鮮的價格,存活率越高,海鮮的價格就越低,現在運輸鮮活的海鮮能保證20個小時左右海鮮不死亡。“店里的法則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盡快出貨,海鮮一旦死亡是不可以食用的,我們有時候進貨多了,市場反應不好,就會以促銷的形式趕緊出手。”洪宇明說。  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看看帝王蟹的活性。

●畫外音  

洪宇明2003年開始從事水產行業,最開始的時候做青蟹批發,有一段經歷他至今記憶很深。那是一次去南寧調貨,選貨時,琳瑯滿目的青蟹讓他手足無措,好不容易挑好辦好了火車托運手續,但由于那時候物流以及相關技術不發達,這批貨的死亡率非常高。這筆賠本買賣讓洪宇明心痛不已,從此更加注意運輸方式。
2011年11月,洪宇明來到新農都,和哥哥一起搞海鮮。由于檔口開得早,積累了很多客源。現在店里的員工有一兩個就是一直跟著他干的,其他人的流動性就很高,店里很少有“90后”,因為工作太辛苦了。檔口一天五六十萬元的流水,在他眼里都是辛苦錢。

00∶00

現在的海鮮價格很透明

“做生意靠的是人脈和誠信”

晚上12點,店里準時開飯:五菜一湯,主食有米飯和饅頭。“這個頂飽,我們干的是體力活,一晚上下來不吃點根本撐不住。”洪宇明說著,一口下去咬掉了三分之一個饅頭。店里的伙計也是,吃飯好像都是趕著時間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趁還沒開始忙,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。
“我們一般晚上6點之前先吃一頓,12點這一頓不管餓不餓,也要多吃點,因為等下忙起來,哪有時間吃飯啊。”洪宇明說。恰恰這個時候,有散客過來要買海鮮,洪宇明放下饅頭去接待。
“我們要點小青龍,家里擺酒席用。”客人是從臨平過來的。“今天的價格是160一斤,最近小青龍賣得好,價格高一些。”洪宇明說。一番討價還價之后,客人以155元一斤的價格買了30斤。“逛了一圈,還是你家便宜些。”客人滿載而歸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客戶正在挑選要買的小青龍。
“現在的海鮮價格很透明,我們賺得并不多,而且市場里這么多檔口,能做一單是一單。”洪宇明說,當晚的小青龍一斤價格在150元到160元,如果是老客戶的話他就賣150元一斤,現在做生意靠的都是人脈和誠信。

02∶11

忙的時候幾乎沒有時間休息

對臟和累他說“習慣了”

凌晨2點11分,店里已十分忙碌,洪宇明也加入了打包海鮮的隊伍。“這個筍殼魚要保持新鮮,氧氣一定要夠。”洪宇明說,店里現在賣得最好的,筍殼魚就是其中之一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對要出貨的海鮮打包。
把魚放進藍色塑料袋里稱重,完了之后將氧氣管伸到袋中,擰開閥門,就像吹氣球一樣,袋子瞬間鼓起。“打少了氧氣不夠,打多了袋子脹得太大,容易破損。”洪宇明十分熟練地充完氧,把袋口擰幾圈,用尼龍繩綁緊,再放進泡沫箱,用膠帶嚴實地綁好,就能裝車發貨了。
“有種貨不夠了,我去市場里調一點。”洪宇明交代完,放下了手頭的活。雖然穿著膠鞋,洪宇明在市場里依舊是快步流星,不一會兒就抱著一箱貨回來了,不過白衣服卻弄臟了。“習慣了,市場里面人多、海鮮多、水更多,弄臟很正常。”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4 style=在市場里調貨。
由于進入了忙碌時間,洪宇明此后幾乎沒有停下來過,而這樣的忙碌,要一直持續到早上6點……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h3>●他說</h3>
<div class=做水產的,就得習慣忙碌,也得習慣這個腥味。每天回家,我都要好好洗一洗,不過日積月累下,也不太容易弄掉,我的孩子每次都說我身上有股味道,雖然這么說,他們仍喜歡來店里玩。我會教他們認識各種海鮮,帶他們玩一玩,彌補因為我忙而讓他們缺失的父愛。
夜幕下的杭州 | 做海洋的搬運工,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?;?></div>
<div class=我們這種工作日夜顛倒,要和時間爭分奪秒,就為了保證這個“鮮”字。大家說我們是賣海鮮的,而相較之下,我更喜歡稱我們為“海洋的搬運工”,相信不久的將來,隨著物流和運輸技術的發展,海鮮會越來越容易、越來越實惠地出現在大家的飯桌上。

我的世界头像 www.zmxbd.icu 版權申明

  凡注有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或電頭為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稿件,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、許可不得轉載;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等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"浙青網",并保留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電頭,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夜幕下的杭州 | 變電所工作人員郭世曉:要把小故障扼殺在萌芽中
下一篇:夜幕下的杭州 | 在鋼軌上干著“繡花活”確保列車安全

熱點
關注我們